网络民意与司法理性

来源:默认来源-测试 发布时间:2019-09-22 浏览量:

timg

法学1301班 成灿

雨果曾说“言论自由与公正审判是我们文明中最 为珍贵的东西,实在难于二者之间取舍。”随着网络技 术不断创新发展,互联网成为公民表达言论自由的重 要途径,网络民意成为了基于互联网技术支撑下的一 种新的民意表达方式。网络民意在处于转型期的中国 社会,尤其青睐司法这一话题。 司法理性是司法人员在司法过程中运用程序技 术、法律知识进行推理和判断,最大程度上防止主观臆 断的智慧和能力,而网络民意只是通过网络获得的不 全面的信息凭借自己的道德观作出判断,故,网络民意 与司法理性最根本的是道德和法律的冲突。本文从网 络报道有关司法案件入手,由小入大,衡平民意与理 性。 大学生掏鸟案在媒体报道类似“掏鸟 16 只,获刑 10年半”后引发网友对量刑结果的广泛质疑,民意在媒 体的导向下质问法官量刑依据,甚至认为法官小题大 做。然而就在大家一片质疑声时,案件的细节被披露, 闫某的“掏鸟”构成我国刑法第341条非法猎捕、杀害濒 危野生动物罪,并且对于猎捕燕隼具有主观故意,虽然 不了解量刑情节并不影响罪名成立,法院判决完全合 理。媒体此次在案件报道中隐瞒关键事实,用去头掐 尾的标题吸引网民眼球,是导致民意质疑的直接原 因。此次案件最后网民随着积极参与案件讨论,了解 案件事实,民意导向从普遍质疑到支持法院判决。故, 首先为了推动我国民主法制的进程,衡平网络民意与 司法理性,对网络媒体的监管是必要性的。 最近发生的王宝强离婚案中,“王宝强绿帽离婚 门”成为暑期互联网最令人关注的舆情事件。此案现 已进入司法审理阶段,但网络民意的关注却并未减 少。在此案中根据婚姻法的规定,“除一方在离婚时, 有故意隐藏、转移、变卖等共同财产的行为,一方可少 分或不分。”故马蓉虽婚内出轨未有以上转移财产行为 还是能分得夫妻财产。在离婚损害赔偿中,宋和马 蓉也需持续稳定的同居,王宝强才能获得赔偿。故,法 律条文在让权益受损一方得到更多补偿确实存在不足 之处,网民在此案中可以进行道德抨击,但更多的是发 现司法理性的不足之后,让网络民意去推动改进,像 “邓玉娇案”、“躲猫猫案”等,发挥网络民意群体作用, 网络民意与司法之间通过协调实现良性互动以促进司 法的独立公正。 在上述司法案件中网络民意与司法理性可看出两 者存在冲突,但并非就格格不入。所以,除了上述对网 络媒体的监管,推动司法改革外,我们还可以拓宽司法 理性与网络民意的沟通渠道,司法机关通过设立微信 公众号等在线交流平台,及时公布重大案件事实,详细 讲解涉案的法律法规,引导舆论媒体使网民全面了解 案件情况,做到“司法”与“民意”零障碍沟通。另外,健 全民意推动司法改革。我国现在正处于法制化改革进 程中,不仅是法律条文、司法解释不完备,而且对于个 案特别是刑事案件的监督程序还不完善,加强民众对 个案的监督,健全人民监察员制度的同时,让网民非法律职业者参加案件办理,网络民意与司法理性的 交流融合,让网络民意真正进入司法程序中,减少因权 力而审判不公的冤案、错案的发生。 虽然,网络民意代表的公民权力、道德理念与司法 理性代表的国家权力、法制理念的冲突可能会始终存 在,我们能做的是面对两者的冲突时积极应对,通过合 理的方法和机制协调两者的关系,拓宽两者沟通渠道、 推动民意参与司法程序监督,衡平网路民意与司法理 性,实现司法公正与公民意志的协调发展。 

文章作者:武昌首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