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电视学专业应用型人才培养“能力导向”探索路径

来源:学院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8-01 浏览量:

武昌首义学院广播电视学专业自2005年创办以来,紧密围绕应用型人才培养定位,在专业的各发展阶段坚持探索“能力导向”的教学改革,跟进国家本科教育改革方针,不断完善教育理论、教学全体系建设,始终将学生的全面发展作为专业建设的首要目标。   


从“强化实践”课改中初具能力聚焦意识(2006——2010)

早在学校“十一五”教育发展规划中,即确立“大众化、应用型人才”本科办学定位,并始终坚持不动摇。学校紧紧抓住社会需求来优化人才培养方案,2006年人才培养方案修订工作的指导思想是夯实理论基础、强化实践环节、突出专业特色

当时,新闻传播系和法学系两个系的四个本科专业根据学校的教学指导思想,从本专业实际出发,认真进行了学习讨论,制定了新的人才培养方案。在夯实理论基础前提下,加强开设了应用型实践课程,增加学生见习实习、社会实践活动的学分比例,以提高学生的动手能力。

广播电视学专业通过实践课程体系改革为抓手,广泛开展新闻实践的课内实验,着重推进社会实践的突破,建立具有相对广度、深度的实践教学体系:

1. 选修:新开《社会名流采写实践》等选修课,学生分班编辑出版《名家》、《精英》小型报纸,配比制作采访视频,强化应用型实践课程。

2.实训:扩展校内实训《校园新闻》的媒体渠道,开展校内集中的视频新闻实训,建设具有广播电视特色的实训教学平台。

3.社会实践:新启动每学年固定期的校外集中实践,选拔师学生分赴北京、上海、杭州、福州、石家庄、银川等地,采写了35位新闻人物,结集出版《中国新闻奖得主启示录》等社会实践成果。

本阶段广播电视学专业认识到专业教育 “知识应用”“能力培养”的要求,较好贯彻并推进课程体系的实践强化。但存在建设初期的不足:

第一、集中于“前端”的课程形式改革与实施,尚未形成明确的核心内涵与体系外延;

第二、未建立与能力培养实施过程性、多元化的考核机制;囊括“专业——教师——学生”全维度环节的质量监控体系。

第三、教学成果形式较为单一,与学生未来发展的联系相对粗放。

从“核心能力体系”建设中砌筑能力培养基本构架(2011——2015)

 2011年,在第一阶段的实施积累的基础之上,以及学校应用型教育探索的阶段性理念与规划布置,并根据2009版人才培养方案的人才市场调研结果和2011年当年度的随访,广播电视学专业制定并建设核心能力培养体系(Core ability cultivation system),该体系科学设计出学生的能力层级,并充分体现专业应用能力的指标分布,具体如下:


表1:广播电视学核心能力指标与支撑课程

核心能力指标

支撑课程

C1:敏锐观察社会、发现新闻价值、数字广电制作

电视摄像、摄影技术基础、广播电视新闻报道、电视编辑学、非线性剪辑技术

C2:视听节目编导、现场出镜报道、深度分析阐释

广播电视新闻传播策划、出镜记者报道、电视专题与专栏、电视评论;DV制作实训

C3:运用新兴媒体实现信息传播

视听新媒体导论、多媒体报道设计;网络视频采编实训

核心能力体系建设是对上一阶段实施反思后,集中探索并实践了以下改革:

1.充分认识到“能力培养”是专业取得和维持竞争优势的关键因素,对专业的长远发展具有超乎寻常的战略意义,初步具备“能力导向”的教学改革理念。

2.首次明确提出应用型人才的能力内涵与构成,从全新的结构视角审视广播电视学专业教学体系,初步抽离学科大而全的知识本位教育的既有惯性。

3.首次凝练出专业培养目标与课程体系之间的“中间层级”——能力内核与支撑课程组,初步实现专业人才培养目标的具象化、指标化,构建起部分课程组与能力指标的对应支撑关系。

4.基于教改课题的研究,以人力资源领域能力素质评估模型的理论和方法,探索了核心能力评估体系,并在实际教学中加以测试、分析(见《新媒体时代广播电视全媒体记者培养模式研究》:3项一级指标,9项二级指标,27项三级指标,重要指标12项。),积累了能力指标点的量化教学评价经验。

5.建立聚焦能力培养成效的质量监控环节,如毕业要求技能测试等,初步建设出能力培养质量监控的闭环体系。

标志性成果

【1】湖北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课题《媒介融合时代新闻传播学专业核心能力培养模式研究》(石长顺,2011)

【2】湖北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课题《新媒体时代广播电视全媒体记者培养模式研究》(余林,2011)

【3】2012年12月,我校广播电视学获批为2012年湖北省本科高校专业综合改革试点项目;

【4】2013年5月,我校广播电视学列入本校首批品牌专业建设项目。

该第二阶段的探索已从理念觉醒发展为行动自觉,从教育实践层面开始较为扎实地开展应用型人才的能力培养体系建设,但也存在以下问题:

第一、核心能力培养体系建设属于原生自发性探索,先进教育思想的理论支撑与结合尚有不足。

第二、核心能力内涵的层次具有一定局限性,未全面考虑学生的综合素养及长远人生发展。

第三、体系化不够成熟、全面,具体表现为支撑课程数量偏少、专业课程的整体调用效力偏低,能力评价指标缺少权威性、评价手段与方式不具备标准化。

第四、教学改进机制仍相对传统,评价锁定——问题发现——措施跟踪的执行未形成清晰、可操作的构架。

从“以学生为中心”理念实施中发展能力导向运行体系(2016至今)

我校能力培养的教育改革探索亟待解决第二阶段所遇到的问题,为此引入国际上较为成熟的先进教育模式——OBE(成果导向教育)。OBE教学模式的探索与构建,2016年11月广电专业在学校的统一部署下,正式启动OBE人才培养模式建构试点工作。该工作能够有效解决基础教育理论、能力标准化建设、落实以学生为中心要求、教学运行系统重构等重大改革难题:

1.OBE理念为广播电视学应用型人才培养确立了教育理论基础,并选择确定了实践路径的方向。

2.延承发展了核心能力培养体系,在能力内涵、内部体系、外部运行结构化联系等层面,将第二阶段的核心能力体系推进发展到更为完备、标准化的高级阶段。

表2:广播电视学核心能力指标与OBE毕业要求对比

核心能力(2011年版)

OBE毕业要求(2016年版)

C1:敏锐观察社会、发现新闻价值、

数字广电制作

1传媒综合素养

2广播电视学理论知识

C2:视听节目编导、现场出镜报道、

深度分析阐释

3媒介批判与创新

4视听融合传播核心应用

C3:运用新兴媒体实现信息传播

5视听新媒体技术应用

6沟通表达

7团队合作与协调

8国际视野与跨文化传播知识

9终身学习

从上表可以看出,2016年OBE能力指标体系与2011年版核心能力指标的包涵与扩展关系:

(1)“C1:敏锐观察社会、发现新闻价值、数字广电制作”包涵于“毕业要求1传媒综合素养”、“毕业要求2广播电视学理论知识”,且毕业要求1、2的内涵要大于C1。

(2)“C2:视听节目编导、现场出镜报道、深度分析阐释”包涵于“毕业要求3媒介批判与创新”、“毕业要求4视听融合传播核心应用”,且毕业要求3、4的内涵要大于C2。

(3)“C3:运用新兴媒体实现信息传播”与“毕业要求5视听新媒体技术应用”内涵趋同。

(4)“毕业要求6沟通表达、毕业要求7团队合作与协、毕业要求8国际视野与跨文化传播知识、毕业要求9终身学习”则未被囊括于2011年版核心能力指标之中,是OBE能力指标体系为体现学生全面发展培养目标的扩充性建设。

3.建立OBE达成度评价,以形成性评价和阶段性评价为主要对象,评估分析各教学目标完成程度,形成课程子目标达成度——课程总目标达成度——毕业要求达成度——专业达成度的多级能力评价结论。

4.建立持续改进的教学质量闭环提升保障机制,在各评价环节中对达成度结果进行分析,拟定下一阶段或下一轮教学的整改措施,并由专业管理机构督查整改效果。

标志性成果

【1】广播电视学人才培养方案(2018版·OBE模式)

【2】省级教改课题《基于HEEC标准的广播电视学专业成果导向型教学体系研究》(余林,2018)

【3】湖北省级一流本科专业(广播电视学,2020)

由此,广播电视学专业建设出具有强聚焦的培养体系、能力导向的教学构架、层级化数据评价、教学质量自主持续改进等优势功能的OBE教学体系,有力促进该专业省级一流本科专业建设点的推进建设。

文章作者:余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