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塞的苏伊士运河

来源:默认来源-测试 发布时间:2021-04-13 浏览量:

                                  

近日发生的苏伊士运河阻塞事件受到了全世界各行业人士的广泛关注,其中石油市场参与者则主要关注事件对原油、成品油物流的冲击。


根据Kpler(一家国外数据机构,采用AIS信号、卫星等多种方式跟踪大宗商品贸易流)数据,截至目前(3月28日)由于苏伊士河阻塞而处于等待状态的油轮至少有24艘(注:此处仅统计了已装载货物的油轮,不包括空载的油轮),货物总量为1652万桶。其中装载原油的油轮有11艘,货物总量为1039万桶;装载成品油的油轮有13艘,货物总量为613万桶,其中装载石脑油、柴油、航煤、未辨别清洁油品(可能是石脑油、汽油、柴油、航煤中的一种)、燃料油的量分别为101万桶、151万桶、51万桶、201万桶、109万桶。

如果按照通过苏伊士河的方向来分,则北向的油轮(北向从区域上看,即是从苏伊士河以东向苏伊士河以西进发)有13艘,货物总量为763万桶,其中原油占344万桶,成品油占419万桶;南向的油轮(南向从区域上看,即是从苏伊士河以西向苏伊士河以东进发)有11艘,货物总量为889万桶,其中原油占695万桶,成品油占194万桶。

从货物延误的时长来看,截至目前(3月28日)我们跟踪到油轮的等待时长为2-6天,已延误时长为2天、3天、4天、5天、6天的货物量分别为112万桶、282万桶、264万桶、513万桶和481万桶。这些船舶与货物最终延误的时间仍需要取决于苏伊士运河何时能重新开通,不过目前已经有一些船舶选择从好望角绕道,包括我们跟踪到的一艘装载103万桶原油的油轮(船名Marlin Santorini,从美国前往印度)在3月25日选择不进入苏伊士运河区,而转向到好望角航线,则相当于将延误时长锁定在了10-15天左右(绕道好望角多花费的时间)。接下来如果苏伊士运河的疏通工作进展不顺,则预计会有更多的油轮选择绕道(或者使用运河附近的管道)。


如果苏伊士河封锁持续导致这些船舶未能按时到港装船,则未来发生的部分石油贸易也将受到影响。

最后,我们对所有受到苏伊士运河封锁直接影响的石油船期进行汇总,如下列表格所示:

总体而言,苏伊士运河停摆对原油的影响相对小一些,因为可以改用苏麦德管道进行输送。而对于成品油来说,除了绕道和等待疏通外则缺乏有效的替代办法,而这两者都将造成一定时间的货物延误,对于欧洲、非洲的汽油、馏分油(柴油和航煤)以及亚洲的石脑油、燃料油市场而言都将感受到直接的收紧效应,其中燃料油市场受到的影响可能会传递到国内期货上市品种(FU、LU)。从燃料油自身贸易和供需的角度来看,苏伊士运河是西区燃料油(包括俄罗斯、地中海、西北欧等地区)前往亚太消费地的重要通道,一旦运河长时间封锁将对跨区贸易产生不小的影响,亚太高低硫燃料油市场均有望收紧。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欧洲也是沙特采购夏季发电用燃料油的一大来源地,随着旺季接近,如果运河长时间阻塞可能会导致该国增加从中东、新加坡等地的采购,进一步支撑亚洲市场结构。考虑到燃料油内外盘较高的联动性,预计FU与LU将受到一定利多。

最后,从运河疏通的进度来看,目前阻塞运河的集装箱船Ever Given已经向北移动了17米,但仍然无法让船舶完全上浮。根据专家分析,目前比较有希望的一营救法是利用潮水让船舶上浮,而接下来的28日至29日预计为涨潮日,或许是救援长赐轮的最佳时机。如果能够在29日顺利使得船舶上浮并完成运河的疏通,那么当前等待油轮的延误时间最多不超过一周(目前已经选择绕道的油轮并不多),而从原油到各成品油自身均未处在偏紧张的状态,因此几天的延误时间对价格的影响较为有限。

但是,如果这一涨潮日未能让情况得以解决,那么再下一次涨潮要等到两周之后了。而考虑到最坏的情况,即需要将船上的集装箱卸下。通常情况下,可能需要直升飞机一个接一个地移走箱子。有媒体分析这种最坏情形可能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处理完。因此,运河的封锁最长可能会延续一个月,这意味着近期预备通过运河的油轮不得不绕道前往目的地,(尤其对于缺乏管道作为备用手段的成品油),相应的运输时间与成本都显著增加,而货物短缺地(比如对于石脑油、燃料油来说是亚太地区、对于馏分油来说是欧洲)的供应将面临隐忧,地区现货升贴水、月差、裂解价差都有望得到提振,而产品的东西区价差预计也将走宽。



                                   

点击链接观看最新H5报道


也可选择扫描二维码呦



https://e.eqxiu.com/s/nTTyrN6r






















文章作者:学生04(杜逢 周蓉萱 郭姬兰)